北京国安邀请邹侑根来支教海拔2700米的小学有着一个的足球梦

北京国安邀请邹侑根来支教海拔2700米的小学有着一个的足球梦

原标题:北京国安邀请,邹侑根来支教,海拔2700米的小学有着一个的足球梦

这里是位于四川省大凉山腹地昭觉县阿并洛古乡海拔2700米的高山上,一年四季云雾缭绕,在高山之上有一所学校名叫瓦吾小学(“瓦吾”在彝语里的意思是高山脚下的一块平地),在瓦吾小学教室的屋顶上,有一排十分醒目的铁制红字:“让山村学校成为一个有梦想的地方”。

在这里你除了听到郎朗的读书声,还有课间孩子们踢球的笑声,你可能想象不到在瓦吾小学,全校仅有255个孩子但有一半的学生都在踢足球,各个年级都有自己的足球队,足球为瓦吾小学的孩子们架起了一座通向山外世界的桥梁。

曲比史古是这所学校的校长,也是瓦吾社教学点的第一位教师,今年是他在这所学校的第20年。山里条件艰苦,留不住教学老师,让家长们产生了与其让孩子去上学,不如在家放牛的想法。“面对困难我都能够克服,但最打击我的是村里学生的家长们居然说他们不需要老师。”

开学那天,全校含他一共5人,他带着孩子们在牛棚里上课,有时候上着上着,牛就从隔壁伸个脑袋出来,那年他才24岁。

随着时间推移,学生越来越多,牛棚已经装不下,他瞒着家人用这家子5万元的积蓄给孩子盖了一座砖房学校。

曲比史古很喜欢足球,还曾经是昭觉县足球队的一员,在修整新校舍的时候,他带着孩子们平整出一块空地,“应该建个足球场”,2017年昭觉县第一支乡村足球队在曲比老师和爱心机构的努力下成立了。他找来足球训练资料,一边摸索一边带着孩子们练习。

“我发现他们的天赋很好,山里的孩子,他不光是身体素质强,柔韧性也很棒,他的意志力也特别的坚强。山村小学除了知识文化的学习,我觉得我们的山里孩子就是艺体方面,足球、民族舞蹈、民族音乐等等一些学习的话,也是我们大山深处孩子走出大山的另外的途径之一。”对于孩子们而言他们可能没考虑那么多,他们就是单纯的喜欢,或许未来他们从事的工作和足球没任何关系,但喜欢就是喜欢。

学校的足球场其实除了空旷什么也没有,球门和装备都是爱心组织捐献的,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不堪,但除非极端天气,孩子们依然风雨无阻地热爱踢球,摔倒吃泥、摔破皮、磕烂脸……也不妨碍他们继续在场上奔跑,“内向的孩子变得开朗,意志薄弱的孩子也学会了坚强。”曲比老师说这些都是足球教给他们的。

曲比史古用足球为云端小学的孩子们编织了一个走出大山的梦想,有的学生说:“将来要成为国际球星。”。

凌晨六点,曲比史古一声哨响打破了瓦吾社的宁静,伴着晨光学生们开启了一天的生活,他带着足球队的孩子们训练,跑几圈操场,做100个交替踩球再练习顶球,教室里是学生早读的声音,教室外是球员们练球的声音,两种声响汇集让瓦吾小学充满了生趣。

“你不要盲目乱顶,眼睛要看着它,你眼睛不看着它表现对这个球、自己的朋友不重视,你对它越好,它也会对你越好。”曲比史古的足球知识都是自学来的,他们没有统一的队服,没有专业的球鞋,没有专业的教练,但热爱大过一切。

2018年7月,来自于瓦吾小学的孩子们第一次走出来家乡,应江苏苏宁的邀请,他们与苏宁U13梯队踢了一场友谊赛,并且观看了一场中超的比赛,一年后他们参加了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青少年训练活动,和北京国安U12队踢了一场比赛。

如今江苏苏宁俱乐部在金元足球逼仄的通道下成了中国足球的牺牲品,而瓦吾小学宝象足球队依旧迎来送往那些心怀热忱的孩子们。

就像曲比老师当初说的那样,“足球让他们可以走得更远。”踢球踢得好的孩子,成绩达标,可以进入县里最好的中学,在校队当主力。

后来校队有了女足,第一年有27人参加。她们到其他地方去比赛。“她到县城去踢球时,连县城的女孩都很羡慕:哇,女孩子也可以踢球啊。”

2019年的夏天,球队里第一批六年级的队员要毕业了,但他们一场正式比赛都没踢过,他们就在瓦吾小学满是黄土的球场上奔跑,每天六点风雨无阻的训练,唯一的观众是路过的牧民,牵着牛坐在山坡上看他们踢会儿。

曲比史古拿上队员哥哥们的身份证,注册报名了被称为“彝族世界杯”的昭觉县传统足球赛事——“拉莫杯”足球联赛,这里报名的都是成年人。

但在比赛当天身高的巨大差距还是露了馅,但在曲比史古的苦苦哀求下,主办方最终同意瓦吾小学宝象足球队参加拉莫杯。

“我们体能、技术都不输,就是力量差点。”说起这些曲比史古两眼放光,“第一场5:2输给了后来的冠军队,第二场6:5输给了季军,第三场2:2平,点球总比分6:5输了。”孩子们需要一个舞台,证明他们不比任何人差,后来他们参加昭觉县校园足球联赛获得第二名。

2020年,瓦吾小学7名学生入选西班牙皇马足球俱乐部在昭觉县的首批训练营,将来他们可能会被推荐到更大的俱乐部去。

在孩子们的毕业册上喜欢的明星写着C罗、梅西、内马尔、武磊、颜骏凌等等,他们最想去的地方是西班牙、葡萄牙和巴西……足球已经在他们心里种下一颗种子,就算他们其中的大多数人可能未来的活动半径不会超出四川省,但足球也曾经让他们心怀世界,这就够了。

那群足球少年依然为了最纯粹的足球梦而奋斗着,没有跑道山路就是他们的赛道,没有观众路过的鸟儿、牛羊都在看着他们,没有球门就用粉笔在墙上画一座,没有专业球场山野间就是最好的赛场……足球教会了他们坚韧与拼搏,他们也回馈给足球信念与力量。

“从瓦吾小学走出去非常多优秀的孩子,他们到各个学校都是足球队、田径队的体育尖子。我相信有越来越多的孩子会走出大山,走进更好的学校。”曲比史古曾骄傲地说。

足球给了孩子们未来的另一种可能,但目前中国足球的大环境注定了多数人都会在逐梦的路上遇到挫折,但对于曲比史古而言,踢足球的目的不是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而是坚定了目标,他们可以通过足球去往更远的地方,看到在阿并洛古乡见识不到的风景,将来他们再也不会对自己的孩子说,与其读书不如放牛,而是会说:“快去学习吧,还能踢球。”

他们的故事登上过很多的地方,曲比史古老师曾当选“马云乡村教师”、瓦吾小学宝象足球队曾作为央视纪录片《前进吧,少年》的主角,因为足球他们也遇到了很多人,比如川足名宿邹侑根,“大部分山区的孩子很难走出去,但足球可以帮他们跨过这一步,”

接近20年的坚守,曲比史古再也不是独自奋斗,如今的瓦吾小学有10余名支教老师,学校近20年培养了四名大学生,其中一位已经回到学校成为了老师,有人问他:“你会教自己的学生踢球吗?”,他说:“当然,就像曲比老师当初教我一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