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助学助教飞鹤多层次推动教育发展

20年助学助教飞鹤多层次推动教育发展

  高考出分那天,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克东县的女孩阿乔紧张极了。她的父亲患有腰间盘突出,而母亲的淋巴病也反复了十多年。妹妹还在上中学,阿乔知道,只有自己走出去,家庭的情况才能好一些。

  她不断在手机上刷新查询页面――这台手机是一家四口唯一的通讯工具。一行填有分数的表格跳了出来。“高于预期的分数。”阿乔知道,这个分数足以考上上海的211大学。200多元买的一套教辅,被阿乔视做高考发挥出色的重要秘籍。但三年前,200元对她来说,是可以用做一年生活费的“巨款”。若不是之后每学期500元的助学款,她绝不会像这样在学习上“奢侈”一把。

  像这样“奢侈”的事,不止于此。在曾经的国家级贫困县泰来,大兴足球队的训练场从泥土地变成了有着草坪的标准足球场,而足球也从10元一颗,换成了上百元的。在齐齐哈尔,100名老师、校长从农村来到北京,展开了为期12天的交流――涵盖在行程中的中关村一小、大企业总部,许多老师第一次去。

  改变,一直在发生。这些改变,离不开每个教育从业者的努力,以及社会力量的推动。事业发轫于齐齐哈尔,从2002年起,飞鹤就开始在这里书写“授人以鱼和授人以渔”的故事。而这些“奢侈”的故事,也都与飞鹤有关。

  雨渐渐下大了,水从门缝渗了进来,不一会就淹没了拖鞋。阿乔和妹妹只能用盆来回往外舀水。一个屋、一张炕,是这二三十平空间的所有。生病的母亲常年躺在炕上,一下雨,她的风湿更严重了。

  小学六年级,年仅12岁的阿乔几乎在一夜之间长大。似乎从那一年开始,母亲就常常卧在炕上。淋巴、心脏、甲状腺,她的检查单上,多个器官都亮了红灯。妹妹只有7岁,父亲需要去工地上做活,每日烧火和浇菜的家务都落到了阿乔身上。第一次给灶台烧火,阿乔的手就被滚烫的水蒸气伤了。后来她摸索出门道,掀锅盖的时候,开口不能朝着自己。

  “一定要考上大学。”读书成了改变家庭命运的唯一出路,阿乔只能对自己更狠一些。黑龙江的冬天,夜晚总是特别漫长,阿乔几乎没怎么在路上见过太阳――五六点起,学到24点回家,这是常态。

  到了高中,家里的情况雪上加霜。父亲患上了腰间盘突出,常常疼到无法下地,一家人彻底断了收入来源,只能靠着阿乔每学期1000元的国家助学补助,勉强维持着。连购买教参的开支,对她来说都是奢侈。

  一天,阿乔被叫到学校的会议室中。在这里,聚集了一百多名经济困难的学生。几名工作人员对着名单,每个被叫到的学生每学期都能领到500元、1000元或者1500元的助学金。

  500元能改变什么?不少人质疑。阿乔花了大半助学金,买下了心心念念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在阿乔看来,“五三”解释详细,题也多。可一本“五三”,定价在四五十元,6门课程需要花去200多――这是阿乔将近一年的生活费。“如果没有这笔钱,我也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自己能额外学的机会太少了。”

  2019年的夏天,阿乔收到了东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她更喜欢文学,但出于现实的考虑,填报了电子信息专业,“更好找工作”。

  阿乔离家去上海报道那天,母亲艰难下了床,含着泪送女儿去了车站。身患椎间盘突出的父亲特意买了克东到齐齐哈尔高铁站的大巴车票,历经近6小时的车程陪女儿到站口。高铁站的安检口拦下了父亲,看到他扶着腰气喘吁吁地身影,阿乔没忍住泪水。但对目的地上海,她又充满憧憬。从踏上火车的那刻起,阿乔知道,生活就此开始不同。

  国家助学贷款解决了阿乔的学费的问题,飞鹤每年1万元的资助,也让阿乔的生活没了后顾之忧。从小学就梦想着有一天能成为主持人的阿乔,终于有精力和心情考虑自己的兴趣爱好。在大学里,阿乔报名参加了朗诵社团,如今在各大迎新晚会等一些活动中,都能经常看到她的身影。

  2019年,在从齐齐哈尔前往山东滨州参加 “我爱足球”中国民间争霸赛总决赛的途中,飞鹤泰来大兴足球队的孩子们第一次坐了飞机。

  起飞、降落,加速度的变化让不少孩子都有些眩晕感。而足球队从“草台班子”发展成全国足球强队,不少身处其中的人也有些不真实感。

  泰来曾经是国家和省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民间流传的顺口溜里――“泰来是个大沙包,风一刮沙就G,春种三茬地,难得半成苗”,就藏隐着一方水土难养活一方人的心酸。

  自1997年任教,足球队教练潘立军在大兴中心学校已经当了25年的体育教师。十多年前,为了发展素质教育,大兴中心学校尝试组建了足球队。报名那天,几十名孩子涌到潘立军面前,看着这个新奇的运动。

  “草台班子”,这也是潘立军常从外界听到的评价,但他也无从反驳。连他自己也是足球的门外汉,靠着反复观看世界杯,潘立军才弄明白了规则,“原来足球队是13个人”。孩子们没有钱购买专业的运动鞋,只要训练时他们不穿皮鞋和牛仔裤,潘立军就觉得“已经是对课堂最大的尊重”。

  很多年来,学校都没有“足球场”的概念,所有的训练都在泥土地上进行。所谓的足球,是一颗不到10元的塑料球,孩子们踢两天就坏了。

  2018年,事情迎来了转机。飞鹤在得知足球队的情况后,向足球队捐赠150万,用于“改善训练条件,进一步提高足球队员的技能水平”。

  孩子们惊奇地发现,原来的泥土地变成了一片绿草坪,上面建起了两个长7.32米、高2.44米的球门。他们欢呼着跑到足球场上,激动地打了好几个滚。足球也被换成了上百元的款,踢上半年都不会开缝。每个孩子拥有了自己的足球鞋,潘立军发现,他们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上课时站得笔挺,喊口号比以前有力了许多。

  2019年,在“我爱足球”中国民间争霸赛总决赛上,飞鹤泰来大兴足球队成了场上的“黑马”――他们的对手大多来自深圳等发达城市。最终,他们拿到了全国第四的成绩――这也是足球队成立以来,在全国赛事上拿到的最好名次。宣布名次那刻,孩子们激动得把教练潘立军举了起来。

  2016年,教育部发文,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高校组建高水平足球运动队,这也是足球运动首次在高校招生中被单独强调。

  “通过足球,我要把孩子们送进大学。” 潘立军说,近年来,飞鹤泰来大兴足球队已经成为了黑龙江省的一支足球强队,不仅赢得了很多省内、国内的荣誉,还受邀去俄罗斯海参崴等国外城市参加了一些比赛。由于成绩出色,足球队员在升学时基本都会被省属重点高中“挖走”。

  每每有队员问潘立军:“足球就是我们的梦想吗?”他总会回答:“这只是一个开始。”

  课上,北京市中关村第一小学的英语教师拿出一叠卡片,上面写着孩子们的学号。随机抽到的孩子需要默写前一天布置的单词。

  这个法子被拜泉县星耀小学的英语教师程平记了下来。曾经在课上,她发现孩子们总是很难立刻进入学习的状态,“下课玩疯了,上课前十分钟的课堂效果就很差。”程平觉得,这样的课前测验能够让孩子们立刻进入学习状态。

  2019年11月8日,来自齐齐哈尔农村学校的50名校长、50名教师在飞鹤的资助下,前往北京市中关村一小交流。在12天的时间里,除了教学上的交流,老师们还走访了一些大企业的总部。

  外出交流的机会,对农村小学的教师来说很难得。这次的交流学习,大家都有些震撼。

  “咱们春夏秋冬都上外边去上厕所,你看人家都在大楼里,而且明亮干净,喝的咖啡也都是现磨咖啡,室内还有篮球馆、图书馆。”回到学校后,程平将参观大企业的经历作为课堂案例告诉了学生,“你们一定要努力走出去看看。”

  一本厚厚的学习笔记,三年来一直被讷河市通南镇中心学校副校长姜寒波存放在办公室里。这是他在北京市中关村第一小学的交流中记下的。他还记得初到一小的感受:“学校的设施特别好,孩子的眼睛都贼亮――这不是我梦想中学校和孩子的样子嘛?”

  总结会上,作为带队老师的齐齐哈尔市教育教学研究院的孟庆焕发现,很多老师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所有人都精心准备了发言,“PPT、情景表演都用上了”。姜寒波还作了一首诗,“交流完后,感觉更有干劲了,一定要把经验运用起来!”

  回来后,姜寒波主导开展了对新入职教师的培训考核制度。教师的能力与北京有差距,他就决定在后天培训上下功夫――每个新进教师,都需要参加定期试讲。

  克山县实验小学校长高海生,重新梳理了学校的办学理念。在中关村一小教学理念的启发下,根据县域特点、学校特点,提出了新的办学理念,希望大家都能“做最好的自己”。

  “我们跟人家硬件比不了,师资比不了,但是我们能学一些我们能学得来的东西,比如,课程、课后活动设置,教育教学管理方式方法,师资队伍培养等等。”孟庆焕总结, “最重要的是能让老师们更开阔眼界,知道我们未来教育的方向在哪里,知道怎么去努力。”

  2002年,飞鹤二次创业第二年,当年飞鹤最难的时候,生产需要买原材料差5万元,都得四处筹钱。在得知齐齐哈尔偏远地区一贫困家庭的孩子考上大学却无力承担学费后,飞鹤向这个家庭资助了2头黑白花奶牛(近4万元),不仅解决了孩子上学问题,也改善了一家人的长期生计――依靠奶牛,这个家庭开起修理店,家庭状况慢慢好转。飞鹤的助学之路从此开启。

  2019年,了解到农村地区优秀师资难招聘、留不住,为了带动农村地区教师、校长整体水平提升,飞鹤开展了和中关村一小的跨地区的交流项目。

  这些年来,飞鹤从开始的助学活动,逐渐延伸到了教师校长培训、学校设施提升等诸多方面,建立了多层次、立体化的教育公益体系,推动多地教育水平提升。数据显示,飞鹤累计捐赠款物近亿元,援助学校100余所,覆盖13省、30余个地区,惠及学生近10万人。

  7月29日,中国飞鹤助力龙江教育公益行动在黑龙江哈尔滨市启动。未来三年,飞鹤将持续开展名师(校长)精英培养计划、飞鹤名师(校长)工作坊、飞鹤龙江乡村教师成长计划等多项专项助教活动。

  这次公益行动将覆盖黑龙江省13个地市、125个县区普通高中、初中、小学、学前、特殊教育学校,惠及在职专任教师和校长28万余人,330余万学生将从中受益。

  阿乔上大学后,上初中的妹妹接过了照顾父母的担子。这个15岁的姑娘干起活来老练利索,还练出了一身的好厨艺。

  阿乔靠着省下的钱,买了一台1600元的手机。和妹妹打电话时,阿乔告诉她,读书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有朝一日,希望妹妹也能走出来,全家一起留在上海。”

  在杭州市中医院一条古色古香、明亮干净的走廊尽头,有一间22号门诊室。在那里,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给一位年轻的病患号脉,随后他在病历本上认真记录下内容。这位老人是杭州市中医院终身学术导师、中西医结合肾病专家王永钧。

  儿童智能手表还存在App支付不需要输入密码验证、信息泄露等问题。儿童智能手表究竟是手表还是“智能手机”?谁来监管儿童“智能手表”?针对这些问题,北青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广西壮族自治区卫生健康委北海疫情防控临时党委成立,旨在强化党建引领、强化组织保障,发挥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将党建工作前移,全力打赢北海疫情防控阻击战歼灭战。

  以航空轮胎动力学大科学装置为核心,建设与之配套的航空轮胎硬核科技中心和航空轮胎制造试验基地。

  当日,上海中心气象台发布今年第3个高温红色预警信号,最高气温超过40摄氏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