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宰相俾斯麦:高超手段统一德意志因一时疏忽被法国摆了一道

铁血宰相俾斯麦:高超手段统一德意志因一时疏忽被法国摆了一道

说到德意志帝国宰相奥托·爱德华·利奥波德·冯·俾斯麦,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凭借着高超的手段,带领普鲁士一举统一除奥地利以外的德意志地区,成为当时的欧洲列强之一,与英法俄等老牌帝国平起平坐。

诸如铁血宰相、德意志第二帝国缔造者、长袖善舞的优秀外交家、德国的建筑师及德国的领航员等等等等,各种荣誉加身,绝对是大部分欧美历史迷心目中的偶像。

但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即便如此优秀的人物,在他长达28年的普鲁士(德意志帝国)宰相生涯中,也并非未尝败绩。在一场1875年爆发的危机中,俾斯麦便因为其一时疏忽,被法国摆了一道,遭遇了外交生涯中最为惨痛的一次失败,直接导致其外交政策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自法兰克帝国分家后,德法两国一直是一对冤家。尤其在欧洲近代史上,法国基本都是压着德国,尤其拿破仑战争期间,法国直接打得德国前身普鲁士被迫割地赔款,失去一半以上的土地和人口。

即便后来法国在反法联盟打击下遭遇惨败,国内又经历着波旁王朝复辟、七月革命、二月革命等一系列运动,政局严重不稳定,但依然是可以与英国掰手腕的欧洲列强之一,更是在背后控制着南德诸邦,阻碍着普鲁士统一德意志的进程。

所以为了统一德意志并打败法国,普鲁士卧薪尝胆几十年,在俾斯麦担任普鲁士首相之后通过一系列高超的外交与战争手段,在普法战争中大败法国,俘虏皇帝破仑三世,并强迫法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法兰克福条约》,将普鲁士曾经所受到的屈辱,连本带利全都还给了法国,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曾经的拿破仑踏着德意志的尸骨登上了欧洲独裁者的宝座,如今的普鲁士则踩着法国成为强大的德意志帝国。

尽管俾斯麦在战争结束后表示德国统一后已经“饱和”,不再谋求更多领土;尽管英、俄、奥等一众欧洲老牌帝国在战前都抱着看热闹甚至是支持德国的心态,但是德国在普法战争中的所作所为,以及那极为苛刻的《法兰克福条约》,还是引来了这些老牌帝国的警惕。

再加上德国建国之初就树立了法国这样一个强敌,指不定什么时候这些国家就结成同盟,把德国挤成饼干夹心。

可以说德国时刻处于“他国结盟的噩梦”之中,随时面临着两线作战的局面,因此俾斯麦必须想尽办法来阻止这样的噩梦发生。而他所执行的外交战略的核心,就是“孤立法国”,同时设法加入一个三方同盟、维持与大国的友谊和良好关系来维持欧洲现状、防止其他大国结盟。

因此为了防止法国的复仇行动,尽全力削弱法国,《法兰克福和约》的苛刻也超乎想象,除了割地、驻军,其50亿法郎的赔款金额之巨甚至超过了后来满清签署的《辛丑条约》。

而且在后来法国重建过程中,俾斯麦为了削弱法国政府的控制力、束缚其手脚,还支持法国在国内实行共和制,因为共和制下,无论是结盟还是对德复仇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对英、俄、奥等国的关系上,德国赶在法国下手前要抓紧时间来与这几个可能造成“噩梦”的国家进行结盟。

1872年9月,俄德奥三国在柏林召开会议。三国首相最后议定:维持欧洲现状;协同解决东南欧的纠纷,迈出了三皇同盟的第一步。

1873年5月6日,德、俄缔约互保,德国终于把俄国绑上了自己的战车。只有奉行“光荣孤立”的英国婉拒了俾斯麦。

不过还算是一个好的开始,至少在欧洲大陆上短暂地解除了德国东边的战争危机,让德国可以暂时腾出手来应对法国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复仇行动。

只是俾斯麦还是低估了法国人复仇的决心。普法战争结束后,对德复仇成为了当时法国社会的主基调,法国人(此时的法国人还是相当带种)铆足了劲儿要夺回失去的利益和尊严,夺回阿尔萨斯和洛林。

1873年,力主对德复仇的麦克马洪担任总统;8月,法国宗教界人士呼吁、号召信徒们为法国能够收回阿尔萨斯和洛林而虔诚祈祷;9月,巴黎大主教也发出了类似的号召;也是在这年9月,法国连本带利付清了50亿法郎以及连带的利息,并且在这年秋天法国陆军开始重整军备,目标直指德国。

对此,俾斯麦必须选择遵守条约撤军,另一方面,在他的指挥下,德国国内也爆发了激烈的反法运动,并且利用法国天主教会的一系列呼吁行动来打击德国中央党和与自己政见不合的政敌,同时促使德国国会在1874年4月通过了增加军事拨款和确定7年军事预算的法案,意思也很明白,只要你法国敢有下一步的动作,德军随时都会准备开进巴黎。

法国也很聪明,没有正面硬钢,而是向着英俄奥等国发出了呼吁,大意就是:爸爸们,德国佬想打我!

这下子英俄奥等国是坐不住了。他们本来就对德国踩着法国而崛起心怀芥蒂,更不愿意看到德国过分削弱法国从而称霸欧洲,破坏欧洲均势继而引发一系列混乱,从而破坏各个国家的既得利益。《法兰克福条约》已经是他们能够容忍的最大限度,如果再进一步,列强们真不介意出兵介入来打压德国。

深谙外交和政治的俾斯麦自然也明白,即便有三皇同盟做保险,但是德国并未摆脱被列强孤立的局面。他只能暂时退却,选择平息国内的反法风波。

事件并未就此结束。1875年2月,俾斯麦的亲信拉多维茨访问俄国,想要借助对俄国在近东的扩张的支持,来换取俄国对德国削弱法国的默许。但是俄国人直言不讳地表达了自己对法国的支持,使得俾斯麦的想法落了空。

1875年初,法国议会决定从德国采购1万匹战马。同年3月,法国议会又通过了扩军法案,团一级的编制由三个营扩充到四个营,此举将直接使法军人数增加到14.4万人。

老谋深算的俾斯麦意识到机会来了。他立即公布德国将禁止向任何国家出售马匹的命令,并授意国内各个报刊对法国的扩军案予以抨击。4月8日柏林《邮报》就登载了一篇题为《战争在望?》的社论,指责法国“在国际天主教阴谋活动”的支持之下,准备进行复仇战争。

而德军总参谋部此时也非常“识趣”地出来火上浇油,煞有介事地表示希望可以采取先发制人的政策来彻底打击法国,解决掉这个威胁。德国参谋总长毛奇表示:“如果法国不限制自己的军备,那么战争将是不可避免的。”

而其他报纸也很快跟进,舆论的激进造成了一种德国试图发动“预防性的战争”的假象,英俄等国对德国提起警惕,一时之间整个欧洲战争阴云密布,人心惶惶。

事件的发展有些出乎意料,如果任由事态发展下去,德国很有可能会落入“失道者寡助”、被整个欧洲孤立的尴尬境地。最后俾斯麦不得不在《北德总汇报》上发表文章来安抚人心,表明德国并没有发动战争的意思。

但是猪队友再次上线,再次把德国推上了风口浪尖。还是俾斯麦的亲信拉多维茨,在4月份参加一次酒会的时候喝大了,对法国大使表示如果法国继续以德国为目标进行扩军备战等一系列活动,德国不介意主动发动一场防御性战争。

这番话很快被法国人抓住并且加以利用,很快一篇《法国人受惊》的文章出现在英国《》上,惊得英国和俄国赶紧要求俾斯麦不要对法国发动先发制人的战争。

而面对如此局面,俾斯麦也只能想尽办法跟这两家亲戚解释德国还是爱好和平的,不会向法国开战,对法国开战的消息都是那些战争投机商想赚钱散布的谣言,而英俄也表示接受,1875年德法战争危机就此结束。

战争危机是结束了,但是给俾斯麦的冲击却非常之大,此次战争危机可以说绝对是俾斯麦辉煌的外交生涯中一次最惨痛的失败。

法国的复仇实际上是一件预料之中的事情,也是俾斯麦在不断加以利用的事情。因为早在普鲁士统一德意志前,还是普鲁士首相的俾斯麦与议会之间就存在着不小的矛盾。他不得不以德国统一的大业来转移议员的视线,谋划了三场王朝战争,争取工人阶级的支持来抗衡资产阶级自由派,稳住了自己的地位。

如今随着普鲁士统一德国,国家形势趋于平和,俾斯麦与国会的矛盾再次凸显,并且与天主教信徒组成的德国中央党爆发了激烈斗争。但是在斗争中,俾斯麦却没有外交上那样的光辉,反而接连败退 ,中央党在国会中的席位越来越多,反对声也越来越激烈。

合理利用法国的复仇情绪、适当煽动国内对法国的敌对情绪,适时打压法国,再在合适的时机递出橄榄枝与法国搞好关系,就如同当年俾斯麦在普奥战争后对奥地利所做的一样,既可以转移国内民众的注意力,又可以掩饰自己在国会斗争中的失败提升自己的声望,还可以减少法国对德国的仇视和威胁,为德国赢得更多崛起的空间和时间,一举多得。

俾斯麦并非真的想跟法国开战,他很清楚跟法国开战将是一个最愚蠢的行为,因此他除了在外交、舆论上展现出咄咄逼人的态势,胁迫法国服软,实际上并没有做很多开战准备,甚至还竭尽全力来压制军方,不让他真的再次杀入巴黎。

只不过尽管俾斯麦算无遗策,终究还是疏忽了,他错算了英俄等国对于德国的态度,以为一纸盟约就可以约束俄国,却没想到俄国一开始就没打算老老实实地遵守盟约。

法国也清楚德国不可能真的开战,更清楚英俄等国对德国崛起的担忧和警惕。利用俾斯麦的疏忽,法国成功了。他成功挑拨英俄等国出面干涉德国的战争威胁,使得俾斯麦苦心经营的三皇同盟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尤其是俄国,根本一点都不顾自己已经跟德国结成了三皇同盟的事实,直接出面干涉大放厥词,以欧洲和平使者自居,狠狠羞辱了俾斯麦。

至于奥匈帝国也没有跟德国站在一起,甚至相反的,奥匈帝国十分乐意看到德国和俄国关系破裂,德国不能成功削弱法国,这样德国才会更多地帮助自己。

而国内猪队友们的一系列骚操作更使得俾斯麦所做的大部分努力都化为泡影。德意志帝国以及俾斯麦自己的声誉都大受打击。在战争危机结束后,俾斯麦当时气得直接递了辞呈,如果不是威廉一世直接拒绝他的辞职极力挽留,恐怕历史就得改写了。

经此一败,俾斯麦也清楚了,没有任何一个欧洲国家希望德国能够在欧洲均势中崛起从而威胁到自己的利益,德国的孤立处境将是长期的;想要依靠和一个或者几个国家维持良好关系、结成同盟的想法是不现实的,因为一旦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胁,对方就会毫不犹豫地背弃同盟,就如同此次战争危机中的俄国一样。

不过此次战争危机也表明了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英俄等国介入的目的并不是扶持法国来对抗德国,而是阻止德国过分削弱法国,将欧洲大陆维持在《法兰克福条约》签订后的局势,以此来维持欧洲大陆的均势,保护各自的利益。

因此俾斯麦的外交战略做出了重大调整,孤立、削弱法国的核心不变,但是在对他国的关系上,俾斯麦直接从国家利益出发,不再纠结于传统的友谊和信仰,而是想尽办法将各个国家纳入自己编织的各种联盟网络之中,使得各个国家被这张网络所牵绊,即便有两国真的吹胡子瞪眼要干仗,也不得不因为联盟的存在而束手束脚,从而避免战争爆发;更使得即便有两国关系非常亲密,也不得不因为联盟的存在而不会结成对抗德国的同盟。

而德国自己,则可以借着在这联盟网络中的中间人作用,在各个国家之间不停游走,充当一个“公平公正”的“和事佬”、“中间人”的角色,通过不断协调各方势力,一方面可以阻止战争爆发,一方面也可以阻止强敌同盟的建立,同时还能够提升自己的国际声望,达成德国崛起的目的。

简单来说,就是削弱并孤立法国;同俄、奥结盟,阻止法俄接近;拉拢中、南欧诸国,阻止俄向中、南欧发展;挑拨英俄关系,促使英俄对立;鼓励法国对外扩张,与英国对立,最终形成英、法、俄、奥、意相互制约,德国得利的局面。

不得不说俾斯麦在遭遇失败后的一系列转变和操作是相当成功的,他成功地将德国拉回正轨,减少了列强对德国的敌视,为德国获得了极为宝贵的喘息时间和空间。乘着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东风,德国迅速崛起,成为欧洲大陆实力最强的国家。

只不过再高明的政治家,也挡不住猪队友的作死操作。随着德国的不断崛起,经济、军事实力不断增强,德国人已不再满足于俾斯麦所构建的均势体系,他们想要对外殖民扩张、想要获得更多的利益,直接导致德国与英俄等老牌帝国正面对抗,促成了英法俄结盟,俾斯麦苦心经营的均势体系被破坏殆尽,德国最终陷入了俾斯麦一直担忧的“他国结盟的噩梦”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